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

文 / 袭击面包店

如果把“大家对于马克思有什么印象?”这个问题抛出来,恐怕会得出这些答案:“谁来的?”、“独裁!极权!”、“反民主!反自由!”、“过时了吧!”、“他已被打倒!”、“落后的国家!”等等。当然,对于那些拥有强烈宗教信仰及活在各自“宗教舒适圈”的人来说,他还是一个反宗教的家伙!除了第一个答案明显是没有常识或历史不及格以外,其它答案几乎是负面的。

今天5月5日是马克思的诞辰。这里想谈谈马克思对于自由和民主的观点,包括他如何身体力行,还原马克思对于民主和自由的贡献。在进入正题前,让我们简单介绍这位人物。

马克思出身于德国特里尔(Trier)。德国曾经于几年前上映了一部非常叫座的记录片《德意志人》(Die Deutschen),称他是继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后影响世界史最大的德国人。除了《共产党宣言》外,他最重要的著作就是不论从书本厚度和知识的渊博程度而言都令人生畏的“狗屎”《资本论》。漫长的贫困生活、无穷无尽的阅读材料及多年的疾病缠身,零零总总撰写《资本论》的压力几乎要压垮他。1867年8月14日,在一封写给挚友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的信里,他松了一口气说道:“本周,那个狗屎终于要完成了。” (1)《资本论》第一卷在当年9月出版。

图1:Dr. Carola Henrico Marx,这是卡尔.马克思(Karl Marx)的拉丁文名字,也许应该称呼卡尔.马克思博士。原本在柏林大学的马克思因为用德文写了论文,不符该大学规定必须以当时的学术语言拉丁文撰写,唯有转换学籍去耶拿大学(上图)提交论文,求取博士学位。结果从来没有在耶拿读过书的马克思,在1841年,时值22岁的他终于在那里获得博士学位。(wikiwand)

独裁!极权!

2018年是马克思诞生二百周年,德国出版界兴起一阵马克思热,媒体也讨论马克思对现代还有什么意义。记者连线采访了前东德出身的左派国会议员吉西(Gregor Gysi)讨论这个问题。他现在仍是德国左派党(Die Linke)的国会议员。

吉西是马克思的忠诚信徒,在二百周年诞辰纪念的全德国巡回演讲中,呼吁重新恢复並珍惜马克思学说里面具有的民主与自由解放意义。当时记者对他提出相当尖锐的问题,如果马克思是对的,为什么人类历史上拥抱马克思的国家都错了?吉西重申,马克思学说里面的自由价值始终被误解,或者被错误实践。《共产党宣言》里面强调每个人的自由是全体自由的前提,却在东德及许多前共产国家被错误的引述,只强调全体自由的部分。

记者继续追问,是啊,自由,在马克思思想里有特别重要的地位,但是我们怎么理解像中国这样的极权政权不断诉诸马克思?

吉西娓娓道来他之前访问中国时问了中共,你们搞的是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吧?中共回答,是的,因为我们理解了马克思。马克思说过资本主义的任务就在于工业化,因此我们需要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好完成工业化。中共还加了一句,列宁(Vladimir Lenin)就是没有这样搞,犯了大错。

吉西当时毫不客气地反驳:“可是马克思没写过,这个体系上还得加上独裁体制啊!他说的是我们需要更多民主、更多自由等等。”

我们只要翻阅历史,就能看到很多独裁政体或法西斯政权,多会从政治思想经典中寻求正当性来源,挖掘政治动员的能量。拥有如此魅力和力量方能堪称经典,各种立场的人都可能片面从经典里寻找出自己的所需,然后以各自的方式剪裁挪用。例如纳粹看到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而苏联、东德与中共则利用了马克思。

“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自己的这句话正好道出了其中吊诡之处,人们未能领会他的思想精华,却为了各自的目的,而断章取义。

图2:2018年,中国北京大学的马克思学会因声援工会而遭打压。中共一直诉诸马克思,然而与马克思学会的左翼年青人所领略的马克思有巨大的差距。有些人认为,即使马克思在推崇马列主义的苏联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再世,也不会有好下场。(marxist.com)

图3:马克思与恩格斯投入的共产主义者同盟(Bund der Kommunisten)于1847年9月出版机关刊物《共产主义杂志》(Kommunistische Zeitschrift)的发刊词:“现代无产者的目的……是要建立一个使每个人都能自由而幸福地生活的社会。……我们不是主张消灭个人自由,並把世界变成一个大兵营或一个大习艺所的共产主义者。诚然,有这样一些共产主义者,他们只图省便,认为个人自由有碍于和谐,主张否定和取消个人自由。但是我们不愿拿自由去换取平等。我们坚信,而且在下几号上还要证明,任何一个社会都不可能比公有制社会有更大的个人自由”(2)。然而,当今反而流行这些观点:“共产主义社会中的个人没有地位”,或是把左翼视为追求“平等”,右翼则重视“自由”。(Jacobin)

民主!自由!

傅利曼(Milton Friedmon)在《资本主义与自由》这部著作里主张资本主义是实现民主与自由的必要条件,这也是当今主流的想法,虽然最近几年这个观点受到了不小的挑战。然而,民主与自由很多时候难以兼得。自由是能做你想做的事而不受干涉,民主则是把约束规则施加在所有人身上的过程,尤其是当民主仅仅是定位为多数决,那么多数绝对有可能强制施行践踏少数群体自由的规则。

民主和自由能紧密结合是因为:在完全民主的社会里,所有人都拥有平等地取得所需的必要工具或资源的管道,以便能有意义地参与影响自身生活的决策。

一项决策影响的对象如果只有我一个人,那么我就应该要能够在不受他人干涉的情况下做出这项决策。这就是所谓的自由。不过,一项决策如果会影响他人,那么那些人就也应该要能够参与这项决策,或者最低限度同意让我在他们没有参与的情况下做出决策。特别强调的是会对所有人施加强制约束规定的决策,这类决策通常由国家做成,而所有受影响的人都应该能够有意义地参与这些规则的制定。这就是所谓的民主。

不过,民主社会与民主国家不同,民主社会隐含的意义更为宽广。民主社会要求人民应该能够有意义地参与所有对他们的生活造成重大影响的决策,不论那些决策是在国家还是其它机构当中做成。民主的职场、民主的大学、民主的社区、民主的家庭,都和民主的国家一样都是民主社会的一部分。

在实务上,一个人能够做出的决策与行为,不免都会影响到他人。为达成民主和自由的社会,我们必需在社会能够接受的程度下,划分私人领域和公共领域的界线。在私人领域中,个人可以自由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不必向那些受到影响的人提供民主参与的机会。在公共领域中,所有受到一项决策直接或间接影响的人,都会获邀参与决策的制定。

资本主义会促进自由与民主的兴起及有限度地发展,但也会阻碍这两种价值的完全实现。这里举几个例子加以说明:

(一)一家公司决定把生产线从一个地方(或国家)转移到另一个地方(或国家)被认为是私人决策。在某个国家关闭一家工厂,並将其迁移至另一个劳动成本更为低廉而且环境法规宽松的国家,不免导致原本那家工厂的员工陷入生活困境,並且严重打击周遭社区的房价。而新迁地区的居民虽然获得工作机会,但薪资却更为便宜,换句话说是剥削更为严重。建造厂房和住宿的土地可能是把原本弱势的居民赶出去而得到的,並且深受工业污染的困扰。社区的居民,尤其是原址的居民,虽然深受影响,但他们却没有权利参与该项决策。就算有人主张必须如此把权力集中在私人企业中,才能进行有效率的资本配置,但仍然违反了民主价值:就是人应该要能够对影响自身生活的决策获得有意义的参与。

(二)重大投资受到私人控制的情形,会一再产生压力迫使公共当局制定对于资本家有利的规则。撤资与资本流动的威胁总是笼罩着公共政策的讨论,所以任何政治人物都被迫维持“亲商”的环境。把某一公民阶级(资本阶级)的利益放在其他阶级前面,显然违反了民主的价值。

(三)富人或资本主义企业比穷人更容易通过诸如:捐赠政治献金、资助游说活动、各种精英社交人脉、直接贿赂或其他形式的贪腐行为等等,进而接触政治权力。这点违反了所有公民都应该拥有平等的管道可以参与对于政治权力的控制这项民主原则。

(四)私人企业拥有指使员工做事的权力,这是劳动契约的基础。求职者同意遵守雇主的命令,藉此换取工资。当然,雇主也可以在职场上给予员工高度的自主权,但是这种做法往往背后隐藏了利润最大化的动机。我们常常从各种报导获知某公司提供员工高度的自主权,例如弹性上班、居家上班等等措施后,业绩往往大幅提升,其实这是公司获得更多利润的另一种说辞。雇主拥有决定什么时候容许这种自主权的根本权力,这点就违反了民主和自由背后的自我决策的原则。

(五)不论我们怎么定义自由,自由就是拥有说不的能力。富人可以自由的决定不为了赚取工资而工作,但缺乏独立生计来源的穷人就不能够轻易拒绝就业。自由的价值不仅是说不的能力,也是积极实现个人人生计划的能力,这些都被视为实质的自由。资本主义先天存在的财富不平等,剥夺了许多人取得美满人生(3)所需的条件,也让许多人无法取得自我决策所需的资源。

贫富悬殊、被操弄的议会、议会民主制的无能为力、人们实质的自由越发受到限制等等,以上所点出的问题越来越困扰着当今的社会大众。如今,为了因应危机四伏的世界,越来越多的学者不约而同地回到马克思寻求答案。

巴黎左派哲学家巴迪欧(Alain Badiou)的名作《共产主义假设》(The Communist Hypothesis)便主张,我们今日面对的议会民主与资本主义紧密结合的政治经济体系,其实与1840年代年轻马克思看到的时代类似,我们都清楚感受到了“毫无出路”,而当时的马克思可以在毫无出路中设想出可能的出路,我们也不应该放弃,还是可以在共产主义的假设中思索解放政治的可能性。

法兰克福大学社会研究所所长霍内特(Axel Honneth),于2015年出版的《社会主义的理念》(Die Idee des Sozialismus),也是回到马克思的尝试。他认为,以往的社会主义传统是从经济学的角度出发,关切的是劳动者、雇佣关系、商品、生产、交换、流通等议题,其问题意识是建立在19世纪工业发展的背景中,但是在21世纪,社会主义对于当代聚焦的“社会自由”的各种政治与个人生命形式及其问题,缺乏反应能力。

当年马克思看到的是异化劳动造成人的不自由,虽然今天依然如此,可是21世纪的问题要宽广得多。异化劳动是指工人的生活品质随着愈来愈受限制、愈来愈单调的工厂劳动而崩落,这种僵化的工作模式並非自然与自发的劳动,他们只有在离开工作环境时,才能真正做自己。然而,霍内特认为“在个人关系以及民主意志形成中的强迫与宰制……今日的社会主义不再关于受雇劳动者,而更是关于政治公民”。

霍内特拟重述当代的历史与社会条件,並且用更新后的社会主义的理念去探索这样的条件下符合我们经验的世界,以确保我们存在于此社会的政治与个人自由。毕竟,当今的我们处于奇特的分裂中:一方面我们对于社会与经济关系发展的畸形模式、对于资本主义与市场经济的弊端强烈的感到不满,可是另一方面,我们又缺乏规范性的方向感,无能为力去超越现存体系,想像资本主义以外的社会状态。

我们抗议不公不义、民主的颓败、实质自由的退缩,但是我们该走向哪里呢?

从法国大革命以来的所有社会运动,都带着某种对未来社会的理想,可是这种乌托邦的思潮在当代社会已经中断。这种无法想像未来的部分也与后现代拒绝进步的历史观念有关。霍内特认为我们必须回到社会主义,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寻回超越一般经验的想像力,而马克思就是拥有此能力的佼佼者。

皇冠的不可侵犯

1848年,欧洲各地爆发革命。促发革命的因素繁多,其中包括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和布尔乔亚(资本阶级)的崛起。这个新崛起的阶级要求更多的民主和自由,抵触了旧有封建统治阶级的利益。

德国也无法幸免于这波革命。其中1848年至1849年发生于法兰克福圣保罗教堂(Paulskirche)的德国第一场民主立宪运动,使得这个教堂对于德国人来说意义非凡,那是一个人权的圣堂。

这部宪法保留了皇帝,但取消了一切贵族的特权与头衔。建立两院代议制,另外取消死刑,保障通信秘密、言论出版新闻自由、信仰自由、集会自由等,还豪气的写下:“人的自由不可侵犯”。然而,这部宪法最终因为保守势力镇压民主自由派而无法生效。总的来说,1848年欧洲革命在大多数地方都被镇压下来,整个欧洲的社会氛围笼罩在“毫无出路”之中。

对于这场法兰克福失败的革命,年轻的马克思深感失望。他在1848年12月15日的《新莱茵报》上写了一篇评论,批评1848年的宪法参与者坚持君主立宪,坚持君主的不可侵犯,使得这些代表们没有真正站在人民这一边,注定要失败。

马克思比较了1648年英国革命、1789年法国革命(4)与1848年德国革命,认为前两者都是新时代要对抗旧时代的政治行动,是新的社会秩序的胜利,可是那时欧洲社会还没有进入工业化,所以还没有兴起工人阶级。

在德国革命时,工人阶级已经出现,而德国的布尔乔亚们却没有思考新的社会秩序是不可能排除工人革命的,因而是一种不合时宜的反革命。马克思尖锐的批评那些自由主义者只知道“皇冠的不可侵犯”,是与封建势力及帝制的共谋,是对人民的背叛。可见马克思对民主自由的信念比当时的进步势力,还要坚定、还要全面、还要彻底。

所以,审视历史,审视当下的环境,也许是时候质问我们所熟知的一套到底是谁的民主?皇冠的民主?资本家的民主?富人的民主?工人的民主?人民的民主?

图4:《新莱茵报:民主派机关报》(Neue Rheinische Zeitung. Organ der Demokratie),是于1848-1849年普魯士王国革命时期中,民主派中的工人阶级的机关报。它于1848年6月1日至1849年5月19日每天在科隆出版。《新莱茵报》的主编为马克思,其他参与编辑的有恩格斯及其他来自共产主义者同盟的战友。1849年3月,普魯士的士兵来到马克思住所,要求马克思交出其中一名编辑,马克思拒绝就范。5月,普魯士王国下达驱逐令,加上其编辑遭到逮捕或流放的威胁越来越大,迫使 《新莱茵报》于 1849 年 5 月 19 日出版了最后一期全幅以红色墨水刊登的报刊,马克思在报上痛斥皇帝和其鹰犬为残暴的“皇家恐怖分子”。(wikipedia)

社会主义民主的未竟之业

马克思的其中一项重要的贡献在于他揭示了权力,尤其是权力在经济结构中的运行如何影响这个社会。单是这一贡献就足以让他成为统治与资本阶级极欲铲除的对象,就算无法将他消灭,也应当想尽办法阻止他的思想的传播。

由于权力极具争议性,在这里採用全球知名马克思主义者,艾瑞克.莱特(Erik Olin Wright)对权力的简化阐释:权力就是在世界上行事並且产生效果的能力。人不论是个体或集体行动,都会使用权力完成事情。在经济体系里,人会使用权力控制经济活动,包括配置投资、选择科技、组织生产、指导工作等等。

在经济体系里,有三种不同形式的权力特别重要:经济权力、国家权力及社会权力。一般人对前两者都很熟悉。经济权力奠基于对经济资源的控制,藉着贿赂众人而促使他们行事;国家权力是在一个区域内掌控规则的制定与实施,从而迫使众人行事;社会权力则是动员众人从事合作性而且自愿性的集体行动能力,藉着说服的方式而促使众人行事。

在资本主义经济结构里,资源的配置与使用都是藉由行使经济权力而达成。对于生产的投资与控制,是资本拥有者行使经济权力的结果。在国家主义这种经济结构里,资源为了不同目的而受到的配置与使用,是透过行使国家权力而达成。国家官员透过某种国家行政机制行使国家权力,而对投资过程与生产加以控制。

在社会主义经济结构里,资源为了不同目的而受到的配置与使用,是透过行使社会权力而发生。在社会主义经济里,投资过程与生产都是由可让平民百姓集体决定的制度所控制。基本上,这就表示社会主义等于经济民主

在可预见的未来,如果人们决定向社会主义过渡,那么一个民主、平等的经济结构的最佳布局,可能是混合了各种不同型态的参与式计划、公营企业、合作社、受到民主规范的私人公司及市场等等,而不是单独依赖其中任何一项。无条件基本收入、把银行转换成公用事业和知识共享也会在这波民主转型扮演重要的角色。无论如何,一个可长可久的后资本主义民主经济当中的经济制度设计,必然会经由实验与民主审议演变而来。

世界记忆资产

2013年,《共产党宣言》及《资本论》第一卷被联合国选为世界记忆资产(Memory of the World)。马克思留给后人的不仅是他的著作,其中一项最重要的是理论与行动的辨证关系:理论支撑着行动,不是纯粹不切实际的热血;行动又反过来修正和完善理论,不是纯粹无法实践的空谈。

年轻的马克思用满腔热血参与1848年的革命,追求乌托邦。晚年的他依然涉足工人运动,也许没有了早年的激情,但是能更为冷静地研究既存社会和经济的条件,找出变革的可能。

图5: 1864 年所拍摄的照片(从左到右)显示卡尔·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分别站在马克思女儿,即珍妮(Jenny Marx)、爱琳娜(Eleanor Marx)和劳拉(Laura Marx)的后面。(peoplesworld.org)

图6:曾获奥斯卡提名的海地导演拉奥·佩克执导的电影《青年马克思》(Der Junge Karl Marx)的剧照。电影开始于马克思在担任《莱茵报》主编期间受到普鲁士政府打压而被迫移居巴黎,结束于《共产党宣言》发表。影片以1840年代经济萧条、人心思变的欧洲为背景,描写了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相识与结盟,以及当时欧洲左翼知识界对社会变革的思考和争论 。(voachinese.com)

让我来回答文章开头抛出来的问题:“大家对于马克思有什么印象?”

由佩克(Raoul Peck)执导的电影《青年马克思》(Der Junge Karl Marx)在开场就以极具张力的手法呈现了30岁前的马克思如何结识恩格斯、从记者走上革命家,而流亡法国、英国的过程。

我对这部的电影开场记忆犹新:买不起煤碳的穷人为了要过冬,而到树林捡拾掉落的枯枝,小孩想折取树枝而被喝止,大人告诉小孩只能捡取地上不属于地主的枯枝。这时地主骑着马奔向这些穷苦人家,鞭打驱赶他们。此时电影背景的马克思念着他写在报章上的严峻评论。

这位年轻的《新莱茵报》编辑,不满统治阶级与资本阶级的合谋,批判议会未能改革《盗木法》(Holzdiebstahlgesetz),捡拾地上枯枝的穷人因而被控以偷盗罪,人民对于法律的理解与当局有落差,议会忘记了立法者的天职。

这就是我对于马克思的印象。

=====

注:

(1) 德文原文:Diese Woche wird also die Scheiße fertig.

(2) Schapper et al., 1983: 122,124

(3) 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的社会学教授,艾瑞克.莱特,对美满人生的定义:人的能力与天赋都获得充分发展,而得以追求自己的人生目标,因此在某种一般性的意义上,他们都能够实现自己的潜力与目标。

(4) 1648年英国革命导致大不列颠成为短暂的共和制,后来转变为君主立宪制。1789年法国革命后来成功全面废除封建制度。两个革命为欧洲旧制度或次序的覆灭及新制度或次序的建成,影响深远。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